• 原创 赵宪宇 杂文诗 现在是疫情期间, 要大家打开窗户,关起门, 嘚, 窗户在此又胜门一筹。 门和窗, 本是相依为命, 但一直以来, 门似乎却低窗一等。 按理说, 窗, 是门的兄弟, 虽不平起, 但可平坐。 但窗越来越敞亮, 门却...

  • 戴上口罩,進入一個弱嗅覺的世界,看路上的風景猶如看畫,或像隔著玻璃,需要通過眼睛想像花的香、草葉微酸微苦的味道,我一直深信如此。因而當午後穿過街心公園去診所開藥,滿目的奼紫嫣紅在我眼中與塑料花並無二致,不若...

  • 这段时间除了去医院和下楼取外卖或快递,都尽可能不外出,而偶尔的外出,除了战战兢兢,还是有一种放风的欣喜的。基本是步行或骑电动车,骑电动车快,但需要戴手套并用塑料袋把座椅包起来,以此隔离座椅上可能携带的细菌。...

  • 咚咚winter 咚咚的碎语   本来打算洗洗衣服睡觉,突然收到梓昕的微信说金泽明天要刮台风,于是赶紧停下了,现在有点不知道该干嘛,就稍微记录一下刚到金泽的这一周吧。   虽然这个公众号本来是打算用来写故事的...

  • 今晚终于找了个耳机把自己与世界隔绝开来。听巴赫的《B小调弥撒》,闭上眼,让心绪慢慢沉淀下来。也在巴赫的音乐里祷告吧,求神怜悯,赐给我们平安健康。愿疫情快快过去,我们可以不用戴口罩,回到从前的平凡日子。 刚...

  • 翻阅手机相册,父亲去年上半年的照片微胖,面色红润,这一两个月下来瘦了估计不止二十斤。每回去医院都要求量两次体重,治疗前与治疗后,记录每次脱水量。怕他继续瘦下去,想方设法给他补充营养,然而也不允许多吃。 并...

  • 心流

    2020-02-14

    原创 我是若尘 若尘说电影 一个人要活多久才能长大,全凭他身处的环境。 小的时候,受父母呵护,觉得父亲是伟岸的大山,母亲是永远的依靠。 上了初中之后,读了很多书,以为自己懂得很多东西,以为自己长大了,觉得自己强...

  • 听说共享电动单车有一段时间了,一直不敢尝试,只因对不了解的事物总是心存提防。譬如共享汽车,我也从来不曾使用过,也只是因为不了解。上回与邻居文友一起步行回家,他推着电动车陪我走回来,我对电动车存了好感。 多...

  • 再有几天这一年就过去了,也就进入我生命里第四十六个年头。四十六年,接近半个世纪,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多变化吧?但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不过是一些人走了,一些人来了,但世界仍然是这个世界,什么也都大同小异。 四十六...

  • 下班前和同事聊天,忽然被窗外云彩惊呆了,漫天红霞,布满天空的羊群状云朵慢慢变紫,每一朵云彩的边缘却又镶了一圈玫瑰金,整个天空瑰丽又诡异。有人说这样的云是地震云,就像蝴蝶效应,一朵云也许会掀起一场地震。 没有...

  • 最近这天气使我反复感冒,每年一到冷天就有活不下去之感,我总要比别人多穿许多,夜里关门闭户,两床厚棉被,仍然恨不得把脸和头也一起蒙起来。睡着的时候还好,醒来了就不停打喷嚏,有时不得不吃颗感冒夜片继续睡。 前几...

  • 观瓷画展

    2019-12-05

    一早去参观陈长生与齐冬根的联合瓷画展,展馆在南风古灶对面的封伟民工作室。拒陈老师所说,他是因为在景德镇被农民瓷画家齐冬根的具有当代感的质朴艺术所感动了,因此邀请他来开展,后来因为方便推介自己也参展了。 ...

  • 乡间雅叙

    2019-12-05

    与荒田老师夫妇到高明杨梅朱工的乡间别墅探访,朱工的先生陈工专程往返接送,我其实很是过意不去,但鉴于我的车技与认路本领实在难以胜任,也只好委屈和劳烦年近古稀的陈工如此奔波了。陈工一路疾驰并不时一展花腔。 ...

  • 在出差的间隙去听一场交响乐演出也是忙里偷闲或苦中求乐。因为临时购票,也没有太多选择余地,今晚的深圳音乐厅只有深圳交响乐团演奏的贝多芬交响乐专场《芳华》,这个主题听起来颇别扭,不过作为音乐宴也聊胜于无。 ...

  • 刻舟求剑

    2019-11-28

    一直想看新版的《海上钢琴师》,不是没空就是买了票忘了去看,归根到底还是没空,或者时间管理有问题。一天比一天睡得晚,每天在日程里多塞一些内容,把几件事情塞进同一个时间段,日子过得臃肿而潦草,像一碗面糊。 每次...

  • 又下雪了

    2019-11-24

    原创: 一棵花白 中午刚睡醒,接到了我爸的电话。我清清嗓子,坐起身,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我假装已经睡醒很久,并且吃过饭的样子,精神抖擞地接了电话。 我爸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掐指一算,阴历二十八号,我妈的生日。发...

  • 田一洁 今日小雪,早上倦在被子里不愿意起来,儿子在旁边醒了,找我聊天,我不愿意说话,“嗯嗯”地敷衍他。窗外一阵一阵的鸟鸣特别热闹,让人有一种“处处闻啼鸟”的感觉。此时的杭州已有些冷了,路...

  • 天气转凉了

    2019-11-20

    原创: 雨桐茶居 气温骤降,一时有点无所适从,单衣太凉了,却找不到合适的外套,出门前磨蹭了许久,终于披了一件大披肩。像披了一件被子出门,却也比着凉的好。每到这种换季时候便遭遇一回这样的尴尬,想不起去年这个时候...

  • 春去秋来

    2019-11-17

    忽然才意识到九月已经走到了尽头,秋意已深浓,难怪友人说这种天气容易伤感,想到那些故去的人故去的事,愁绪便毫无防备袭来,眼泪同时奔涌。友人于是下楼跑步,但这样的天气,微凉的风迎面拂来,也挟着旷古的悲怆。 我倒没...

  • 寄不出的信

    2019-11-17

    今晚读了朋友写给他中学同学的信,以极轻柔的语气回忆或想象他们共同经历或各自经历的往事,信中的他比任何时候都真实和真诚,平日的犀利和玩世不恭这时是不在的,就像一个卸下了硬壳的人,此时的他是脆弱而温情的。 ...

  • 秋天是突然到來的。並不如期而至,也並非伴隨一場雨,只是某个清晨,你走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忽然一片黄叶在你面前翩然飘下,落在你脚边,你抬起头,风把树的枝叶吹得摇摇颤颤,风也吹在你脸上,有一种苍凉透到心底。 各种不告...

  • 自知之明

    2019-11-17

    很久沒有一氣呵成讀完一本書,總是零零碎碎的,翻翻這一本,又翻翻那一本,或者在微信公眾號讀一些短文章。偶爾感動,或偶爾被觸動,也只是轉瞬即逝的感受,一會就忘得一乾二淨,像蜻蜓點水,水面上沒有蜻蜓的痕跡。 短時間裡...

  • 换季及着装

    2019-11-17

    秋意很浓了。前两天把大部分夏天的衣服打包了,衣柜腾空了不少。一些衣服来不及穿就已经放旧变色了,其实大部分衣服是闲置的,每天来来回回还那几件。旧衣服穿起来很自在,弄脏或勾破也不心疼,只是旁的人觉得寒碜。 ...

  • 彼得·汉德克《痛苦的中国人》里关于“痛苦的中国人”的叙述只有两句:门缝里那张病重却强颜作笑的扭曲的脸;以及人们的评论:终于见到一张中国人的脸。却有大量关于门槛的隐喻。主人公洛泽是语言...

  • 多语环境

    2019-11-17

    家里一直是三种语言混用的,潮汕话、普通话和白话。与老人家说话习惯用潮汕话,兄弟姊妹之间用普通话,除了这两种情况,其他时候也说白话。究竟母语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只是阅读与思考时,内心使用的语言是普通话。 潮汕...

 83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心情文章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