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章

>>朱博丨青春四载 时光两问

朱博丨青春四载 时光两问

来源: 书香城市网 时间: 2020-02-26 阅读:
 文:朱  博
课程结束的某个下午,同事问我:“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你还会选中警院吗?”
 
我说:“如果把我此刻的想法放在四年前,我依旧会做这个选择吧。” 
 
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我晃神且思考了许久。记得初访镇江警校,是参加2015年度中警院的招生体测与面试,那时,面试官问我:“你为什么要报这个学校?”我脱口而出道:“因为家长说就业前景好。”“你已经成年了,你应该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这是那位面试官最后的一句,也是我对四年前这段经历最为记忆犹新的一句。
 
高中选修生物,想象着大学可以整日泡在实验室的我,实在算不得典型的警校生。就是这么一个因为被子频繁被掀而思考人生、因为警容风纪通报而沮丧的非典型警校生,在四年后被问及关于选择的问题,突感遗憾而又欣慰。
 
在重新步入警校之后,我意识到时光似乎刻意给了我这样的一道题,让我回想起四年前的那位面试官,让我回想起那个面试答案坦诚到令人忍俊不禁的青涩少年,同样也让我带着四年的经历与思考重新去审视这个问题,我是否能握拳捶胸,内心坚定,道一句:无悔?
 
曾在心理学老师的课上分享过,我曾反感着警校的各项规则,反感每日六点不到的跑操,反感浪费时间看似毫无意义的课前集合,反感任何反面事件出现的第一时间便是让我们闭嘴...对于随性自由生活幻想的破灭,大概就是警校烙印开始在我生命里捺下的那刻吧。后来,我开始慢慢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警校的日常从规范变成了习惯,我从那个着警服走路插兜喝奶茶的少年变成会时刻关注纠察,到最后开始时刻关注自己的人。 
 
我也曾一度信奉“分数至上”的学习理念,也曾经历过此种观念碎裂后的消沉低迷,然后读到类似“理想和现实之间有道沟,掉进去了是挫折,走出来了是成长”之类云云,开始将那些撞碎自己的外物揉进生命里,使其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最近读蒋勋先生的《生活十讲》,当中提到:“分数和人格的发展绝对是两回事。”四载求学时光,帮助我完成了人生这一阶段的进化,在我随心所至的性格中构建了规则意识的框架,导入了严谨细致的警校作风基因。
 
曾与师长谈心,关于工作,关于挫折与成长。如今,我不再是那个工作不顺意便递交辞呈的毛头小子,遗憾的是,我也已经不再是那个每日写简报、弄排版的学生了。很感激师长在看完我随心所至的辞呈之后对我说的话:面对工作,面对挫折,不顺意是人生常态,我们最好的态度并不是选择放弃,而是坚持,直至有一天我们拥有可以去改变的权力。很感激这短短的四年警院之旅,能与许多师长有过心与心的交流,所有不堪的经历和心绪都在谆谆教诲里化作了云烟。
 
参加工作之后,我开始理解警校对于我的意义。当我意识到了监狱工作对身体素质、纪律意识、工作态度等多方面的品质要求,我想起了警校每日的晨跑,每日三次的队列集合;当我体会到警服下不再是固有本质的人,而是一种形象时,我想起了警校的纠察和那些规则与要求;当我了解到监狱工作在心理评估方面的研究发展缺乏后备军的现状时,我才明白师长在课堂上因为我们没有认真听讲而生气时的良苦用心···
 
 在三月未满的见习生活中,我开始关注新闻,开始了解政策,开始学习关于监狱的理论,开始随手带着笔记本,记录监区生活、生产及教育等各方面细节,开始征订监狱学刊,看到那本《现代监狱创制》会开始细细拜读,择要记录,开始以人为镜,也以己为镜,开始更加深入的理解监狱人民警察的职责与使命,开始恍悟警校在我身上留下的宝贵财富。
 
如果有人在四年前问我是否会如今日般将监狱工作上心如此,答案是毋庸置疑的。这或许会是对四年前面试官那个问题,及今日同事之问的最好回答吧。我是那个未怀“警察初心”的稚嫩少年,也是今日怀抱初心,回望成长的监狱人民警察中的一名新成员。重回警校,谈梦说魂,已无昔日形而上的心境,我所理解的“梦”是现实的梦,是走过荒唐,历过悲怆,灯火阑珊间,已在眼前的梦,那便是今日的监狱工作,而“魂”是一种意识,一种精神,一种将监狱事业发展为己任的责任,更是日后每个平凡日夜的坚守。监狱梦、监狱魂,殊途同归,皆是中国梦、中国魂,皆是我辈当传承和发扬的中国精神。
 
从十八岁到二十二岁,从一拐到两拐,从保定到南京,风光变换,人事流转,这四年,唯有这信念,这“直指胸膛,道:无悔!”的底气,与日俱增。

校园文章•美文美图

校园文章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