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诗论道

>>亘古不绝的弦音(组章)

亘古不绝的弦音(组章)

来源: 书香城市网 时间: 2020-03-27 阅读:
文/王应虎
梁祝
 
静静的子夜,春的情人——一场春雪如期而至。
在城市,雪的曼妙似雪的舞蹈。邻家的《粱祝》在我雪的坐姿里化蝶,翻飞。
总有两缕哀怨的灵魂承载着翩翩飞翼,从小提琴曲里飞跃。一对痴情的蝴蝶,化为雪,化为花,在梨树上飞翔。
没有风,只有灯火。至死不渝的坚贞在目所能及的天空追逐。
是为一十八里的相送,依依不舍,还是为一目空间冲撞世间的枷锁?两双目光的对视,能否握紧真爱的幸福
 
粱山伯和祝英台,一曲庄周的蝶韵,一对苦命的山野魂魄,一座开满山花的坟冢。舞吧,就在今夜雪絮相恋的春天,舞一曲千古依偎的悲恋。没有结果啊,就在音乐的河流里,在蝶化的泪眼里流淌吧!虽然生不同衾,却死能同穴。
身坐雪地,心不寒冷。小提琴的弦可曾被雪打湿?倾听《粱祝》的人心痛了。
疯疯癫癫,是醉酒的姿态。醉卧雪野,一曲凄凉的旋律,谁的魂在多年前的和弦里震颤,谁又渴望在一种挚爱里相依相拥。
 
高山流水
 
几千年前,汉阳江口。一叶扁舟,伏羲的风范。
谁的指尖划过凤凰琴弦。
岁月,澎湃的思绪,注定在这里风尘仆仆,涉水而来。划过高山,划过流水。飞翔的姿势,在时间里淘洗,吟诵。
 
俞伯牙、钟子期!
“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
一年比不得三十年啊!
“势利交怀势利心,斯文谁复念知音?
伯牙不作钟期逝,千古令人说破琴。”
“月临十五醉谁家,文朋诗友共天涯。倘若当年子期在,不使瑶琴碎成花。”
 
知音的意境,千古的灵气。太多意蕴,太多承载,太多寂寞。
幽幽流水是谁的情感,楚楚诗词是谁的叹息。
坟冢野外,月光盈盈,月色清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弹一曲吧,清冽的河流就寸断肝肠。
 
二泉映月
 
弯弓,马尾,竹筒,蛇皮,在生命里组合,耳朵就有了游走的灵魂。心房里的音响,和着草的拔节,叶的纷披,云的缠绕,土地的和鸣,泉月的交融。丝弦的割舍,沿月光的指向,在古井旁,漫过清冷的深渊。
月色真好,肌肤如蓝。二胡的心事,渴盼一米阳光。骨胳里,无边的黑夜,沉睡的清寒,在深陷的两眸间闪现。
 
瞎子阿炳,你凄凄地笑吧!今夜,在这个诗意的瞬间,我为你舞蹈。你血液里流淌的音符因子,是金啊!沐浴着明月清泉,人神合一的你,仰首闭目,摇头晃脑间调度的可是千万条彩虹的舞蹈。低吟,浅泣,低呜,浅咽。深邃,飘逸,幽怨,亢奋,雨露云霓的味道在你的拔弄中倾泻。
 
《二泉映月》呵!谁是最想哭的人。趟过万水千山,春雪的花蕊,你的音节开满大地,天上的月光就亮了。
你在一片瓦砾的流珠里,整个世界都是你的。
请输入标题     bcdef
【 作者简介 】
 
王应虎,1971年生于甘肃。

谈诗论道•美文美图

谈诗论道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