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诗论道

>>黄蓉||子不语(组章)

黄蓉||子不语(组章)

来源: 书香城市网 时间: 2020-03-27 阅读:
文/黄蓉
婷婷。一枝妖娆笑春风。轻轻颤颤,灼灼其华。
在三月斜过的长风里驻足凝眸,仰望这绚烂到极致的满树繁花,这一季烟柳繁华。
鹅黄柳绿、蜂飞蝶舞都淡褪成水气氤氲的背景。惠风牵起发梢和衣袂,我看见你眼波流转,朱唇轻启,欲语还休。
 
 
谁能解你心语?在喧嚣之后,在曲终人散之后,在繁华落尽铅华洗尽之后,又是谁,还在这天地间最美的舞台上低吟浅唱,把满腹的心事化作漫天花雨?
好像在千年前就见过你——那个从诗经里走出的巧笑倩兮的新娘,满怀着甜蜜和幸福期待自己的爱情;那个和桃花一起微笑的南庄少女,让谁的心从此盛开一季的花期;桃叶渡依旧烟雨迷离,秦时烟飘过晋代云流过,谁还在那里痴痴地守望伊人的倩影?又是谁曾许下一个美丽的骗局,用十里桃花的娇美缤纷诱惑了一位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诗人
 
 
从春到夏,再从夏到秋。你静默地孕育了美丽绚烂的开始,也收获着圆满丰韵的结局。
千年后的我,执首于红尘彼岸,读你。纷纷扬扬的全是三生三世的期许。
 
盈盈。你的唇角勾起优美的弧度,我便醉在世间最甘醇的酒里。三月,你牵着我走进西湖濛濛的烟雨。
一柄油纸伞撑起在浩渺烟波之上,风乍起,满湖波光都是你浅浅的笑。
 
 
断桥未断,西泠犹存。三生石上旧精魂在西湖柔媚的波痕里明明灭灭。
谁还苦苦守着那个风雨飘摇的约定?我的油壁车依然飘散着幽兰的芳香,而青骢马却早已一骑绝尘。平芜尽处,春山点点。
 
 
白衣的女子依稀还伫立在断桥上,撑着油纸伞,等待迟迟不归的爱人。
小小的渡口,柔长的柳枝系住漂泊的小舟,谁眼波似水,十指芊芊若兰,婉转地唱:
甚良缘,把青春抛得远!俺的睡情谁见?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转?
 
 
你微笑地看着我,眼里装着整个西湖的烟雨,装着渺渺茫茫的前世今生。
隔着无涯的时光的河流,痴痴地站成望夫石。
刹那便已永恒。
 
巍巍。青山一痕如黛。你用博大的胸襟揽我入怀。
峦嶂层叠如何能彰显你的宽厚?山路蜿蜒如何能昭示你的深邃?白云缭绕又如何能诠释你的神秘?我像一个初生的稚子,惊叹于你的流岚雾霭,落霞朝暾;你的落崖惊风,鬼斧神工!
 
 
在喧嚣浮华的俗世之上。在所有目光的仰望之上。在十丈红尘之上。
你俯瞰众生,以直接云天的气势与高度;你接纳众生,以海纳百川的广博与宽容。
绿竹猗猗,是你怀抱的君子之风;
松涛阵阵,是你奏响的雄浑之曲。
舒卷的岚霭是陶潜们迎风的衣带,潺湲的流水是李白们倾心的吟咏。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而你,只拈起山道旁一朵小小的野菊,静静地微笑。千万年默默地坚守,惯看沧海桑田,历数白云苍狗,你是否见证了太多,包容了太多,也给予了太多,遗失了太多?
山路悠悠。农妇的石碾依然磨着漫长的岁月。
 
 
古寺静卧于你的怀抱深处,佛号声声,青烟袅袅。老树遒劲披离,以一种触目惊心的姿势直指蓝天。
一名灰衣僧人缓步走出。
你,并不寂寞。
 
 
 
 
 
作者简介:
 
黄蓉,网名郁郁香芷,湖北汉川人,高中语文教师。作品在各级报刊发表。

谈诗论道•美文美图

谈诗论道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