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支立明作品 | 邂逅悬剑山巧揽胜

支立明作品 | 邂逅悬剑山巧揽胜

来源: 书香城市网 时间: 2020-03-13 阅读:
登临游览悬剑山纯属偶然,或许说是“邂逅”更妥帖些。
 
酷热难当的暑假,我们网络作协一行八人驱车数百公里,终于踏上了仰慕已久的金寨县,凭吊革命先烈,瞻仰红色遗迹。金寨,一个全国闻名遐迩的将军县,一片为共和国的诞生流血牺牲的红色土地。
 
“既定的各项活动均已完成,我们在附近选个景点转转,也算不枉此行。”同行的王主席话锋一转,如此提议。大家或许心中皆有此意,一拍即合,全员欣然同意。于是,在手机上百度一下附近的景点,几张秀美的风景照片,几行隽永的文字介绍,“悬剑山”的名字映入眼帘,目的地就是这样顺理成章地确定下来。
 
车子随着导航的提醒很快驶出县城,沿着210省道向悬剑山进发。说是省道,其实并不宽阔,道路在大山间蜿蜒绵延,路面随山势忽高忽低,起伏不断。公路的一面是挺拔陡峭的山峰,一面是深不可测的悬崖,我们几个人生在平原长在平原,在这样的道路上行车,自然有几分紧张。原来的欢声笑语此刻化作了鸦雀无声。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右手死死得握住扶手,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的路况,偶尔用眼睛的余光瞥一下司机刘磊同志。他一脸冷峻,小心翼翼地驾驶着车子。
 
我们到达位于悬剑山下的停车场时,已是午后三点左右,也许缘于雨过天晴,山间植被繁茂,感觉凉爽了许多。仰望悬剑山如戟似剑,像是从天而降垂直插入地面,峰顶上的一栋建筑仿佛剑柄一般。爬山是一项耗费体力的运动,我们轻装简从,沿着用防腐木铺成的步道拾阶而上,边攀边看。蓝天白云,绿树红花;游人如织,谈笑风生,颇感快意。累了就在步道旁的亭子里小憩一会儿,喝点茶水湿润干渴的喉咙。往上山势越来越陡,我们相互搀扶着攀爬,胆小的同志已不敢回头张望。接近顶峰有一处光秃秃的峭壁,步道凌空架在打入石缝的木桩上,让人不寒而栗。我学着他人的样子面向石壁,手脚并用,一鼓作气冲到顶峰。
 
 
无限风光在险峰。攀至峰顶,我禁不住面向山下纵情地大吼一阵,既像是释放内心的恐惧,亦是庆祝登顶的成功。站立在至高点上,环顾四周,满目苍翠,一碧万顷,群山曲折绵延,参差不齐。山下的那条沥青省道犹如一条蜿蜒的长蛇延伸至远方,最后消失在一片碧色之中。路面上,行驶的汽车好像一只只甲虫在缓缓蠕动。梅山水库清澈明净,波光粼粼,宛若一块无瑕的翡翠依偎在群山的怀抱之中。北面的远山上,一座座风机慵懒优雅地画着圆圈,为这片土地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洁净的能源。
 
山巅的中央坐落着一处古朴典雅的亭子,朱顶白墙,飞檐翘角。亭子下面一尊坐像格外引人注目:道人模样,仪态端庄,双目神炯,一手抚剑,一手持卷。从亭子上的题字我们知道他便是传说中的黄龙真人。亭子正前方置一香炉,香火繁盛,烟雾袅袅。循着幽雅曲折的山间小道缓步前进,怪石幽洞、奇松异草随处可见。风动石名不虚传,一块巨大光滑滚圆的石头立于悬崖边一处突兀的崖石上,看得人心惊肉跳,真担心山风吹来,会坠落悬崖。在一处叫小黄山的景点,石壁如刀劈斧砍一般,棵棵松树生在峭壁的石缝中,顺势而长,姿态万千,或如孔雀开屏,或似招手迎客,或若探身翘首……但凡到此游览者都争相合拍摄留念。灌木丛间绽放着些许道不出名字的花儿,色彩明艳,芳香弥漫,引得蝶飞蜂舞游人陶醉。
 
在山上,我们遇到一位年近古稀的守山老者。他虽已年迈,但身体依然硬朗,腿脚灵活,古铜色的脸上一双眼睛闪烁着睿智,就像悬剑山峭崖上一株历经风雨洗礼的雪松。老人很健谈风趣,在与他亲切交流中,我知晓了关于悬剑山名字的来由及传说。相传黄龙真人、麻姑道人曾在此山潜心修身,修成正果,得道成仙,故称二仙山。康熙年间,因清人陈伯卿不堪朝庭的压迫和腐败,遂率众义士聚集此山上,陈为蛊惑人心,置兵书于峰顶,挂宝剑于悬崖,声称神书宝剑,意为聚众起义,乃天权神授,顺应天命。随着起义军队伍不断壮大,数度重创清兵,声势不同凡响,自那以后,“二仙山”改名为悬剑山了。
 
 
悬剑山如此巍峨峻秀,物华天宝,历史厚重,堪称大别山中的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可惜古今文人雅士留下关于此山的诗文却少得可怜。手机查阅了良久,仅发现近代金寨籍诗人黄莽曾登临悬剑山并赋诗一首,诗云:“云雾苍山掩,悠然野径寻。悬崖垂白练,飞鸟入幽林。谁得真经去?空留宝剑吟。登高方识远,天地纳于心。”我学浅才疏,有心以此行所见所闻所感撰一篇小文,又恐“止增笑耳”。守山老者还述说,悬剑山有很多的名胜古迹,只是山势过于险峻,山路崎岖难行,游人极少冒然前往游览。我们虽心有不甘,却也知趣地作罢。
 
夕阳无限好,万丈霞光照耀下的悬剑山更加迷人,只是近黄昏了,已无暇细品此刻的美景了。回转到峰顶亭台处,本不迷信的我们,一字排开,伫立在峰顶黄龙真人的塑像前虔诚地鞠了三个躬。究竟为何行此举,我亦无法明辨,或许是对传统文化的尊重,或许是对大自然的敬畏,抑或是对金寨厚重历史的缅怀。之后,我们拜别了护山老人,择原路一步步挨下山来。
 
在车子启动的那一刻,我禁不住回望夕阳余晖中的悬剑山,心中默念:再见,钟灵毓秀的悬剑山;别了,人杰地灵的金寨县!
 
 
 
作者简介:支立明,安徽省亳州市作协会员

散文随笔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