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王安石填平玄武湖

王安石填平玄武湖

来源: 书香城市网 时间: 2020-03-13 阅读:
原创 北军  咖啡随笔
 
南京是个好地方,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能成为为古都,并非偶然。山有紫金山、幕府山、栖霞山;水有长江、秦淮河,还有燕雀湖和玄武湖,也就是前湖和后湖。
 
可惜,燕雀湖被朱元璋填了。朱元璋建立明朝,定都南京后,又多忐忑,因为诸多前朝定都南京,但都国运不长,便认为前朝宫城选址不吉,便想跳出那个框框。经刘伯温勘测,宫城位置宜在钟山"龙头"之前,而这一带正是燕雀湖所在地。于是,朱元璋便调集几十万民工运三山之土填了燕雀湖大部,建了明皇宫。剩下的小部分湖面被分割成了今天的前湖、琵琶湖、月牙湖、燕雀湖。
 
无独有偶,南京的后湖——玄武湖也曾被填平,填湖的人很出名,他就是王安石。
 
 
王安石其人,大名鼎鼎,无论文学还是政治,都玩得非常好。文学上,唐宋八大家;政治上,大宋宰相。
 
作为文人的王安石,无论诗词还是散文,都是绝佳,别说全宋,就是整个中国文学史上,超过他的也没有几个。他的诗,“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哪句不是经典?
 
而他的词作知道的人并不多,如《桂枝香·金陵怀古》: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全词情景交融,境界雄浑阔大,风格沉郁悲壮,难怪苏东坡读后,也不觉赞叹:“这位老人家真是一只野狐精呀!”
 
 
 
再谈王安石的为人,则是典型的一个书呆子,倔脾气,被人称为拗相公。
 
首先在私德方面,他堪称完人。中进士后自愿下基层,甘于清贫生活,做了宰相不收贿、不纳妾,退休后把房子捐给了寺庙,自己住在寺庙里。
 
王安石任知制诰(皇帝顾问,起草诏书)时,王安石的妻子吴氏,给王安石找了一个小妾。那女子前去伺候王安石,王安石问:“你是谁?”女子说自己是“家欠官债、被迫卖身”而来。王安石听罢,不仅没收她为妾,还送钱给她,帮助她还清官债,使其夫妇破镜重圆。
 
王安石做宰相的时候,儿媳妇家的亲戚萧公子到了京城,就去拜访了王安石,王安石邀请他吃饭,可是,席上菜肴都没准备,好久才上了两块胡饼,再上了四份切成块的肉,上饭后,又端上来几碗菜汤。萧公子只吃了胡饼中间的一小部分,把四边都留下。王安石呢,很有趣,把萧公子吃剩下的饼边拿过来吃了。
 
其次,在生活上王安石不拘小节。
 
有一次,仁宗皇帝请大臣们一起去钓鱼,本来挺好的一件事,王安石却闹出了一场笑话。其他大臣都去钓鱼了,王安石默默地把分给自己的鱼饵都给吃了,有人看见了,笑着问王安石好吃吗?他呆呆地说,味道有点怪怪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还有一次,有人告诉王安石的夫人,说她丈夫喜欢吃鹿肉丝。夫人问,你们把鹿肉丝摆在了什么地方?大家说,摆在他正前面。夫人第二天把菜的位置调换了一下,鹿肉丝放得离他最远。结果,人们才发现,王安石只吃离他近的菜,桌子上照常摆着鹿肉丝,他竟完全不知道。
 
王安石不注意自己的饮食和仪表,衣裳肮脏,须发纷乱,仪表邋遢,这些恶习众所周知。
 
他经常不洗脸,以致脸上时常黑一块白一块的,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他生有皮肤病呢。平时又很少洗换衣服,酸臭难闻。经常不洗澡使得他身上长了虱子。有一次,王安石面见宋神宗,虱子爬到了胡须上,宋神宗看到后忍不住笑出了声,王安石还不知道咋回事,等出了门问同僚才明白过来。王安石让手下把虱子抓走,同僚趁机挖苦他说:“宰相脸上的虱子是被皇上亲自鉴赏过的,怎么能轻而易举抓走哇!”王安石五十岁时在金陵为母亲守丧,因悲伤过度,更加不管穿戴,搞得蓬头面,衣衫不整。有信使来到王家,见大厅前有一老兵,就叫他把信送进去。那老头接过信,席地而坐,拆开信封读了起来。信使一看急了,大声呵斥:这是给你们主人王丞相看的,你一个看门的怎么可以自行拆开。”旁边的人笑着告诉信使:“他就是我们的主人王安石。”吓得信使慌忙出门,连声道:“真是个好主人,好主人。”为此,苏洵曾经如此描述王安石:“衣臣虏之衣,食犬惫之食”,“囚首丧面而谈诗书”。
 
 
 
作为政治家,给王安石带来巨大争议的当然是他的变法。
 
晚清以前近800年的评价:王安石变法“祸国殃民”,各项新法是聚敛之术。直至20世纪初,梁启超为他写了传记——《王荆公》,才为王安石及其变法彻底翻案。而伟大的革命领袖列宁则在他的著作里偶然提到了王安石:王安石是中国十一世纪时的改革家,实行土地国有未成。这便使王安石在新中国建立后地位骤升。
 
王安石变法的主要内容为青苗法、均输法、免役法、市易法、方田均税法。这些新法对大宋经济军事政治都带来了较大影响。
 
在经济上,变法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大多数政策对于当时的社会环境而言,太过超前。正如黄仁宇所言:“王安石能在今日引起中外学者的兴趣,端的在于他的思想和我们的眼光接近。他所谓的‘ 新法’ 不外乎将财政税收大规模商业化”。“ 早在900余年前,王安石就懂得通过信用贷款的方式刺激经济增长。当生产增加货物流通,用同一税率也可加速周转以达到增加财税收入的奇效”。他与司马光争论时,提出“不加赋而国用足”的理论,其方针乃是先用官僚资本刺激商品的生产与流通。如果经济的额量扩大,则税率不变,国库的总收入仍可以增加。这也是现代国家理财者所共信的原则,只是执行于11世纪的北宋,则不合实际。
 
这就出现了大问题。下层官员在实行这些政策的时候,使用强制性的手段,使得当时的人们苦不堪言。王安石“不与民争利而国富”的轨道偏离,变成了国家与人民争利。
 
在军事上,王安石设置将法,这是针对北宋旧军制而设。赵匡胤为了削弱武将权力分遣禁军,轮番更戍各地,将官所统无常兵,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王安石则大量裁减淘汰老弱冗兵,在各路分别设将,每将各统一军,加强训练。而这看似能节约财政的方法也断送了宋军的未来,让禁军的可战部分只剩下了西北的几万人。要命的是就是这几万人也在和臭棋篓子的对手戏中降低了自己的水平,最后被老对手击败。更糟糕的是让金人看穿了自己的虚实,从而为未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而在政治上,王安石变法带来了皇室的过度集权,其代价就是地方的潜力被压榨干净。根据“权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原则,如此巨大的权力给了皇帝,皇帝必须个个都有秦皇汉武的才能。更可惜上天给了一个宋徽宗,只知道压榨地方不知道如何治国,民心尽失。
 
更要命的是,王安石变法带来了新旧党派之争,导致国家的内政出现问题,两派势力的征战,互相斗争,消耗了宋朝的内需。王安石实行新法之初,支持者甚少。为此王安石亲自挑选改革人才,如韩绛,李定等人,但因为变法时间紧迫,吏治不健全,导致参与变法的人中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不肖之人投机钻营,靠表面忠于新法而伺机捞取官职。陕西宁州通判邓绾,靠上疏歌颂变法得到神宗和王安石的赏识,被提拔进朝廷做官,在京的同乡笑骂他奸佞,他却蛮不在乎的说“笑骂从汝,好官我自为之”。
 
故此,诸多正史都将王安石改革作为北宋灭亡的根本原因。
 
而与王安石同一时代的名臣韩琦对他的评价较为中肯:安石为翰林学士则有余,处辅弼之地则不可。
 
 
 
公元1074年,王安石因为变法受挫被第二次贬到南京,又做了一回“南京市长”(江宁知府)。这时的王安石还是满脑子的改革措施,他或许觉得,就算不能改革国家了,改革下江宁,为民做点好事总是好的。
 
当他的余光落到城北的玄武湖时,王安石激动了。历史上的玄武湖面积庞大,约占今天南京北城区面积的一半,具有有操练水军、防洪抗旱的强大功能。可惜南北朝时候,因为战乱多,朝代走马灯似的变换,无人对玄武湖疏浚,到王安石的时候,玄武湖已经淤塞许久。如果弃之不理,这么大的湖实在可惜。但要是重新开挖,工期又很长。王安石灵机一动,索性将这个湖填死,这样不仅能让很多无地衣民获得土地,还能增加点国库收入。
 
想到这里,王市长大笔一挥,将玄武湖从南京版图上抹去,玄武湖这一消失,就是三百年。填湖造田是给贫苦百姓带来一些好处,但远大于利的弊端很快就显现出来。少了这个大湖泊,南京遇到大雨无处蓄水,城内一片水泽。逢干旱年头,南京竟成了一个缺水城市。南京市民实在受不了了,最后又将玄武湖开挖出来。
 
我们不难理解王安石为人民服务的理念,但是做事还需要讲求科学性,眼光要放长远。因为评判一件事的依据,既不是当事人的出发点,也不是立刻显现的成果,而是事情的最终结果。
 
 
 
尊敬的读者:
本文系coffeeEssays原创内容。
 
 
精选留言
 
 
 如果历史书能像王老师这样洋洋洒洒,有血有肉把每个历史人物的传记写的如此传神,那肯定大家的历史都不会差看王老师的文章就像在看一幅一幅画,写的太有血有肉了!里面涉及的书籍,典故,王老师就像活的百科全书!真羞愧自己读书太少。实在不会用华丽的词语去评价!总之厉害了。

散文随笔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