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故乡景,父母情

故乡景,父母情

来源: 网络整理 末日重返 时间: 2020-06-24 阅读:

中国的北方,一个平凡的小镇里,一条平凡的小路边,有一座平凡的房子,里面住着一个平凡的家庭。

中国实在太大,目光且徘徊,犹豫着,犹豫着。最终,着目在那块最熟悉、最柔软的地方,那个叫做故乡的地方。

我们以前并不属于这里,而是逃荒至此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兵荒马乱多半是为了生计。时难年荒,原谅我知之甚少。

自从有记忆起,便是始于那个叫做机器猫的动画片。三四岁的我盯着已经进入了广告的黑白电视机,问母亲:“还会再演吗?”母亲说:“演的”,我便很高兴。至于广告后演没演,我便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当晚做了噩梦,真奇怪,小孩子也会做噩梦的吗?

那时母亲经常带着我去姥姥家。骑着一辆自行车,把我放在后座上。印象最深的是过河的时候,河水很清且不深,中间有一条用石块垒起的桥,刚好露出水面。每次被母亲带着走到中间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在被河水冲着走。

如今,那河已不是当年的河。也不再清澈见底,我亦是不会再去尝试赤脚渡河了。今生今世,那份感觉是不会再有了。

惹母亲生气的时候,在家外她是如何都不会凶我的,只等到回家,才把脸一拉,而我,必是不战而败,大哭一场。

父亲是个极有情趣且随和幽默的人。从小到大没有打我一次,就连生气也是极少的事。我经常在他睡觉的时候骚扰他,而他只是微微一笑而已。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天父亲对我说:“我带你去喝西北风去,你喝不喝?“尚不明白西北风是什么东西的我连忙点头,还以为那是一种很好喝的东西。父亲用他有力的胳膊把我抱到门外,举起来说:“张开嘴!”我便“啊”地张开嘴,除了冷风拂面我只看到了卷在天边软软棉花糖一样的白云。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为自己喝到了西北风而自豪。直到多年后偶尔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给耍了。

那天家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风筝,现在想来应该是母亲买的,真是想不到母亲也有孩子心的一面。

记忆里是父亲拿着风筝带着我去了一块很大的地里,那时已有不少人在放了,我只记得我的绿色猪八戒三角星模样的风筝飞得很高很高,在春风里。后来断了线,便拾起来回家了。两天后,我看到了我的风筝出现在了我家的最高的窗户上面,理由是——窗户漏风,拿风筝堵上刚刚好......至此,我再没放过风筝。

五六岁的时候上的学前班。有一次我的鞋带松了,而自己又不会系,只能急得大哭,后来一位同学帮我系了一排死扣,然后我哭得更凶了。老师来问我——一个三四十岁的女老师:“怎么了?有什么事跟老师说。”而我却只是哭,后来找来母亲解了半天的死扣才算完事,现在想想老师竟然没看到我脚上的一排死扣。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亲情文章•美文美图

亲情文章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