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不完全回忆

不完全回忆

来源: 网络整理 终极医师 时间: 2020-06-24 阅读:

我母亲栾严梅,1938年生,江苏射阳县通洋镇人,出身一个农村富农家庭。母亲在世听她讲,我姥姥娘家很有钱,在通洋牡丹村庄上是大户人家,田很多,雇工就有十人,十里八乡有点势力。因姥姥是家里偏房小老婆生的,在家里老受欺凌、受气,姥姥母亲年轻时抑郁而终。姥姥变成家里多余的人,于是当家的大妈发善心做主将她嫁给给她家做长工的放牛的。我姥姥倔强的性格巴不得早的离开是非之地,义无反顾地随我外公走了。

我母亲说,姥姥一共生七个子女,农村生活过得很艰难,但日子还得要过,外公身体强壮,做工下田劳作是个好把式,十里八乡人都佩服他,一大家子生活都捱过来了。姥姥是大户人家小姐,上过私塾,有文化,整天和大字不识的外公一起生活,可想而知的,但她那不仰人鼻息的性格,只有默默承受了很多苦,母亲6岁时姥姥就撒手人世了,结束了劳顿一身。

母亲继承了外公的勤劳朴实品格,外婆的坚韧不妥协的性格,但也有农村人小家子气的习惯。二舅舅参加淮海战役牺牲了,大舅当了老师,二个舅舅做了赤脚医生,二个姨娘出了门,一切都向好地方向发展。我母亲也上射阳化工学校,但未毕业即下放解散。国家搞“四清”运动,“五七”干校下放农村,招工进单位唯本人成份认出身,母亲四处托人说人情找工作,单位都不肯接收,后来还是家庭叔伯哥哥在乡上当了革委会副主任,出了证明介绍到千秋乡三区供销社做临工,搞农副产品收购兑换,扛包棉花包纳花重生活,能吃苦能干活,受到领导同志们称赞和认可。不久她调到了供销社柜台卖布,活要轻得多,但一刻不得闲,一个乡的群众身上穿的布料都是这里供应,必须量准不能出差错,否则群众不答应,盘点少了要赔的。她经手布料都不差,也剩不了多少,他待人和气、公道群众都叫她栾三姨,和她 共事的一位女同事因盘点少了2、3尺布受到审查,交不出也说不清作贪污论处。因当时住宿条件差,一间房子做饭睡觉在一起,外公来了无处安身连晚赶了回去。我们兄弟俩相继出生了找一个山区的施奶奶带我们,对我们相当负责,记得我十岁时她还到我家来作客,问我是否记得她,她讲小时候如何带我们 ,我那里有印象,后来家里表姐四姐来带我们 兄弟俩,现在家庭聚会时四姐还提道我带你们大冷天给你们洗尿布在河边敲洞洗,手上全是冻的口子,你们记得。会走路了,带我们四姐要嫁人了,父亲在县城上班

母亲又忙,兄弟俩没照应,上班前嘱咐我 们不要出去玩,要听话,不要乱跑,

在家里蹲着。她一上班我们跟着出去了,跑到花站消防大缸捉青蛙,弟弟一头栽了下去我扯着他的腿部拚命喊人,旁边收棉花工人来了把我二兄弟拉了上来,呛了几口水,我母亲闻迅接忙赶到,看到我们身上都湿了,没有责备回家把我们衣服换了,晚上弟弟发烧又是上医院挂水,整夜都忙忙碌碌不得息。还一次弟弟到河边玩一下子滑到交棉花船底,又是工人及时发现将他捞了上来,否则小命不保。母亲为我兄弟无人看护这事和父亲大吵一架,把奶奶从老家泰兴带来看护我们。这是我几岁最早记忆。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亲情文章•美文美图

亲情文章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