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故事

    2016-08-26

      夜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金还是被一阵一阵的肚子疼疼醒了,嘴里低声咒骂了一句,跌跌撞撞的起身寻找止痛药,要命的大姨妈,空荡荡的夜,金也丝毫没有感到不安,可能她有孤独和烈酒吧,跨过地上零零散散的酒瓶,金终于找到了止痛药...

  • 笑似倾城

    2016-08-26

      世人都说笑家笑倾城人美似仙但怎知这美貌背后沾上多少因果???当然这已是后话  似曾相识美人笑,怎知泪雨潇潇故人慰  泓朝957年,国家富强强势,以才德为尊,现以太子泓译为圣,称“运谪”那是个奇妙的世界也是奇怪的世界...

  • 情深不寿

    2016-08-26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靖安王府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再说,钦天监曾说,你必是这天下之主,不过是几个弹丸之地,你若想要,我去为你取来就会死了,你又何必愁眉苦脸的。”  “阿芝,你想的太简...

  •   第一章:关于普罗旺斯的梦我做了太久  “知道吗?夏季时,普罗旺斯整个地区都是紫色的。”我把整张脸都藏在竖起的历史书下,以此作为掩护,悄悄地对同桌凌皓槿说。  “哼哼。”凌皓槿用手捂住嘴巴,嘴里不易察觉地嚼着泡...

  •   一  我在主教学楼的厕所里蹲着,嘴里叼了根烟。厕所里浓烈的屎尿味,使我晚上吃下的饭在胃里不断作呕,差点就吐出来,幸好还有根烟可以熏熏它。现在我舒服极了,有人说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在我看来拉屎才是人生最大的乐...

  • 惘然

    2016-08-24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玉暖日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题记  那一年,我不过十六岁,那一年,姐姐不过十七岁,那一年,我们不过遇见了一个人...

  • 又是晚晨江

    2016-08-24

      世上最爱鱼的是水,可是鱼却爱上了天上的飞鸟,水哭了,鱼知道吗?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林柚在泛青的石板上踩着树叶细碎的影子。温煦的阳光透过交错的柏树叶,洒在林柚的身上,仿佛披上一层白色的薄纱,朦胧,梦幻。就在林柚将要...

  •   1  阿阿小姐回到了旧校园。  冬天已深。半开的电动校门无力地闪烁着红蓝色的LED灯,厚厚的尘土掩住了传动皮带。上学的时候电动门的功能是极强悍的,它常常无情地拦住迟到的学生,挡住送“牢饭”的家长们,还有就是把...

  • 死生契阔

    2016-08-24

      桃花树下,他轻抚她的脸,轻轻说道“阿君,待我大败敌寇,还朝之日,便是娶你之时。”  她轻轻抬头看他,他认真的眼神在这一刻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上。  她柔柔的笑着“好,我等你回来,此生非君不嫁。”  “我也是,此生非卿不...

  • 夜白一域

    2016-08-24

      当我再次来到幽灵山庄时,眼前的一切似乎同以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山还是那座山,庄还是那座庄,天色还是那样,丝毫没有破晓的迹象。  在庄前顶着沉沉夜色升腾起堆堆并不是十分明亮的篝火,篝火旁三三两两的围坐着身穿...

  •   天有云霞,灿烂成锦。  “大叔,这样搭配好看吗?”季青青又换了一套裙子,在肖锐面前转了一圈,冲着肖锐甜美一笑。  肖锐自休闲椅上站起身,皱着眉头认真审视,季青青又配合着转了一圈:“大叔,我觉着这件最好,款式和颜色都超...

  •   哥;妞知道只有哥能看懂妞,欲说还休柔肠寸结、百转千回菲薄流年里的一场倾情相遇。  一  把最后一个客人送走,刚才还热闹的家里突然死一般的寂静,小亚拿出手机猛然间有种要解脱,要疯的冲动,对呀,我为什么不能疯一次, ...

  •   “如果有来生,可愿花开并蒂,共结连理?”  其实,我从来都不相信,有前世,有来生。所谓的前世来生,只不过是怀着一种美好的期许,自欺欺人罢了。活好这短短的几十年,几经实属不易,怎会再许下一个诓骗的诺言,让心再去承受一次裂...

  • 潮汐

    2016-08-20

      他是渔民的儿子,却习四书五经,通儒学道法。  “我教过高官富贾之后,也授道于市井平民之子,这余杭,是最最有天赋的一个。”夫子这样说。  他行走在海岸之上,念诵着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

  • 雪皊劫

    2016-08-20

      五百年前,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惨死在主人的鞭子下。  五百年后,他终于蜕去白狗之皮,修成人形。  以雪皊枝为发带,幻狗皮为白衣,他带着五百年的怨念出谷,发誓将毁灭人间。  喧嚣的尘世,多少妙龄少女曾垂涎他的...

  •   壹  元封初年,宣帝继位,长安一席繁华。  如今又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于华灯初上时,城内贵家公子,闺中之女皆可戴上面具,步入长安街,吟诗弄画,于静池湖畔放逐荷灯。以诗会友,以才结缘。  苏城本是苏家二小姐,自幼于父亲...

  •   岳阳站在天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看着远方的霓虹一层层亮起,又一层层熄灭。在北京的高楼大厦面前,岳阳卑微的就像一粒尘埃,仿佛随便起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  19岁的岳阳两次高考冲击北京大学未果,毅然决然的踏上火...

  • 倾城

    2016-08-18

      偏僻的山林里,自几只公鸡报晓之后就开始了忙碌。说到底不过是为了筹办婚礼,热热闹闹的,像是天大的喜事。  林烟含笑看着这一切,眼神却飘忽得很,仿佛她不是作为这场婚礼的主角似的。  “烟儿,快去准备些吧,婚礼再过几...

  • 镜里镜外

    2016-08-18

      第一幕神秘少女  屋外雪花飘扬,春去东来,在这里她又待了有多久。院内一个少女任头发飘扬,抬头看着那个阻挡一切的玻璃窗,似乎透过那个深色的玻璃看着屋内的人。忽然一阵风袭来,院内成片的樱花随风而落,落在院内少女的...

  •   1穿越了  苗音打开电视,看到娱乐新闻又在说穿越剧很吃香,会在下半年重点播穿越剧。在苗音心中穿越剧是一种想象,在现实生活中,人怎么可能会穿越呢?接着她又换了一个新闻频道。  新闻讲述了一个患脑瘤的孩子家境贫...

爱情小说赞助推荐